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

春到矿山

发布日期:2023-02-09 浏览次数:3802

“小郑,看这院子里俺们部门种的这草长得咋样,绿油油的好看吧!”

彼时,正埋头练习扎气样技巧的我,被安全监控队谢队长拍了拍胳膊喊到。起身抬眼望去,映入眼帘的嫩青色让我愣了神。记得年前院内还是光秃秃的,现在看去,灯房卫生区域院子内的草长势喜人,晒着日光浴在风中摇曳,仿佛在说:“嘿,咱又回来了,新的一年要快乐啊!”

哈!原来是春天要来了。

中午下班后,我走在回宿舍的怡和路上,微风掠过,方惊觉天气渐暖,路边的植株相比前段时间也大多都有了变化,哪哪儿都散发着朝气和蓬勃的生机,相信用不了多久,冬日凋落的草木都将乘意而来,像一支浩瀚的大军衬托着矿山盛况,暖风轻轻一吹便将春天吹入矿山。



春意矿山  赵四化  摄


暖暖春风抚柳而来,揽得生灵陶醉。初春之际,不如趁复苏的预备期先一步寻芳。走过篮球场,便是任楼矿的天然氧吧——怡和园了。走进怡和园,草地上的小草正努力拱开厚厚的棉被,树上葱葱,仿佛一切都在迎接着春天的到来。半年前,刚到任楼矿那天,我们同批入职的大学生结伴秋游了怡和园,八仙池边的柳枝绿得亮眼,现如今绿绦成了金丝,焕发着新芽,依旧垂在岸边。只不过相较那时候的“身份”和心境都大不相同,当时我还说起幼时顽皮,常将柳条折枝,大把放在书包里,“抽皮去骨”做哨笛吹,早晨学着鸟叫声啁啾着蹦蹦跶跶去上学……

提及“柳姑娘”,我是欢喜的,为何称之为“柳姑娘”呢?我认知中的垂柳大都长在水边,当然也有长于路边的,柳姑娘的枝条纤细,长如青丝,弯弯的,坠近地面,风一吹动,“她”便摇曳着身躯,仿似含蓄之态,又风情万种。家乡有一习俗,于清明之际各家老少男丁折柳挂幡,插在先祖墓前,示意此年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,同时也有显示家族兴旺,世代“留根”之意。前段时间,也在书中看到古人常折柳赠人传情达意,柳即“留”,想来任楼矿处处可见的柳树也有留人之意吧。风动时柳树随风起舞,轻盈地歌声舒缓人们工作后的疲惫,风停后柳枝静默羞腼,有人走过忽而俏皮地晃悠两下,仿佛在悄悄地告诉每一个新人:“别走了吧,就让青春在矿山绽放出属于你的绚烂华章。”

春天是远道而来的浪漫,也是我与任楼矿新一年的见证。半年前的我刚到任楼矿,带着“大学生”的光环仓皇忐忑,又满怀着热忱和期待。耳边的声音也从“现在的大学生可能干下来吗?”到现在的“管,小郑,干得不错,回来就留通防部吧!”今年的春天对于我而言,不仅仅是年岁的增长,更是我成长故事的新篇章。

旷野千里,愿我们都能在这朴实的矿山里撞着春风春暖花开,阴霾散尽。

(郑智诚)